私募「冠軍魔咒」頻現投資者何去何從? – 中國新聞網 (新聞發布)

Home » 07事業再・M&A » 私募「冠軍魔咒」頻現投資者何去何從? – 中國新聞網 (新聞發布)
07事業再・M&A, 協調投資/共同投資 コメント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私募「冠軍魔咒」頻現 投資者何去何從?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新一屆的私募冠軍已經問世,又是一次新人登頂。

然而投資者老李對此卻是淡然視之。

倒不是老李有多麼超然,他在接受界面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以往也是密切關注著每年私募排行榜前幾名的變化,只是「現在沒這份心情了」。

老李態度的轉變源於2017年初購買了辛宇旗下的一款私募產品。

這是老李首次購買私募產品,聽說辛宇曾在2015年上半年成功逃頂,自己又通過網站查看了一下他管理的產品業績表現也不錯,就決定購買了。「就想著既然能躲過那麼大的股災,應該挺厲害的,可沒想到自己買完一年不到已經虧了三成多。」

根據老李提供的情況,界面新聞查閱了辛宇旗下產品今年以來的表現情況。與公司簡介中宣傳的優異過往業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除今年剛成立的三隻外,辛宇公司旗下其餘十幾隻產品今年虧損均在兩成以上,一半產品虧損更是超過了三成。

另一位券商銷售經理則向界面記者透露,2016年私募冠軍蘇思通旗下的「藍海一號」收益驚人。於是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年初她向其客戶推薦了該公司旗下的產品,「多數都是奔著他之前的高收益慕名而來的」。

不過,2017年以來,蘇思通旗下的產品基本都是大幅虧損。發行過的12隻產品中,三隻凈值跌至止損線0.7元附近提前清算;1隻產品到期清算,收益率僅為-33.94%;正在運行的8隻產品今年以來平均虧損超25%。

「藍海一號」2017年收益率虧損了三成多,該銷售經理也在為自己未來的銷售業績擔憂,「出現這種情況,會使得一部分虧損的客戶流失,而開發新客戶的難度更大。」

冠軍魔咒頻現

一兩個人的失利或為偶然因素所致,但成為私募界年年發生的「冠軍魔咒」現象,這一問題顯然並不簡單。

近十年來,除創世翔成功蟬聯兩屆冠軍之外,其他冠軍紛紛在奪冠之後迅速「隕落」,次年產品凈值遭遇「滑鐵盧」。即使一度打破魔咒的創世翔也是在第三年開始走上下坡路,最終因踩雷欣泰電氣退出私募界。

朝陽永續的FOF基金經理張姚傑在接受界面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把篩選條件放寬至每年排名前二十的產品,你會發現第二年表現仍然很好的產品非常少」。

上述券商銷售經理亦有著同樣的體會,「每年私募排行出來,我們都會特別關注排名靠前的產品,上榜的產品好賣啊」,但是成名之後再賣出去的產品不少虧損嚴重,很多投資者也會因此打電話來抱怨甚至是指責。

界面新聞將近幾年股票多頭策略排名前十的產品進行了梳理,結果表明,以入榜之年為基年,納入統計範圍內的57隻產品,此後各年度收益曾出現負數的產品有39隻;其中只有3隻產品能二次上榜;同一公司旗下有其他產品再次上榜的也僅有5家。

不少投資者掉進了「冠軍魔咒」的「坑」里

「冠軍魔咒」現象頻現,這些收益排行榜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投資者的購買決策呢?界面新聞通過採訪+問卷的形式對相關情況進行了調查。

回收的126份有效問卷中,有46人表示自己在購買基金產品時會優先參考產品/基金經理的過往業績表現;同時有122人平時會關注各類基金產品收益排行榜信息,佔比96.83%(其中會經常主動查閱39位;看到/聽到相關信息時會關注65位;有購買意向時會特別留意18位)。

私募「冠軍魔咒」頻現 投資者何去何從?

在面對「您認為各類第三方網站或者機構每年推出的私募產品業績排行榜在多大程度上影響其他投資者的購買決策」這一問題時,選擇有決定性影響和提供重要參考的分別有16和79位,二者合計佔比75.40%;同時僅有9位表示基本沒什麼影響或者毫無影響。

當被問及「冠軍魔咒的存在,是否會導致您刻意避免購買私募冠軍或者排名靠前的公司的產品」時,則有6人表示堅決不會購買,37人則表示不會刻意不買,但遇到相關產品時會更慎重。

私募「冠軍魔咒」頻現 投資者何去何從?

買了辛宇產品的老李顯然屬於非常依賴排行榜的投資者之一,老李也坦承自己不是金融圈的人,對投資策略之類的不是很了解,這些收益率排行榜都是看得見的東西,按自己原來的理解,「能進排行榜前幾名的肯定差不到哪裡去」,「不過,現在我不這麼認為了,吃一塹長一智吧,以後還是踏踏實實掙自己能看懂的錢去」。

在調查中,不少個人投資者都曾有過與老李較為類似的經歷。一位陳姓投資者告訴界面記者,私募公開的資料本來就少,從公司簡介來看也看不出什麼門道來,還是收益率更直接,也是自己更關心的東西,「排行榜就是收益率排行嘛,誰能不對高收益感興趣呢?」

界面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不僅是老李這樣的個人投資者,不少小型機構投資者也是為「冠軍魔咒」問題所困。

深圳南山一家小型私募FOF公司的基金經理陳輝(化名)向記者透露,自己的私募屬於初創公司,團隊一共也就三四個人,「我們公司人力、物力、財力資源有限,沒辦法像大型機構那樣建立自己的資料庫,所以更多依靠的是第三方數據以及盡調等進行決策」。

陳輝表示,公司在選擇盡調對象的時候常會根據排行榜的情況,去年排名靠前的肯定會優先進入自己的考量範圍,私募界的這種「冠軍魔咒」現象確實讓自己公司的操作壓力山大。

另一家廣州的FOF基金的基金經理徐慧明則屬於理性對待私募排行榜的典型代表,他在接受界面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一般都不會購買排行特別靠前的產品,而是傾向於選擇旗下多數產品收益排名處於中上游水平的公司,因為這樣的公司業績持續性相對更好一些。

「冠軍魔咒」原因何在?

冠軍魔咒在私募界屢屢應驗,不少投資者也是為之所困,那麼其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界面新聞通過採訪調查發現大家對於這一問題所持觀點並不完全一致。

採訪中我們發現,不少人認為冠軍私募產品之所以能取得超越市場的高額收益,通常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除了市場風格的配合外,運氣因素也占很大的成分。在擅長的市場環境下,基金經理敢於重倉又恰好壓中了大牛股,往往能成就一年靚麗的業績表現。

一旦次年市場風格發生轉換,基金經理的投資風格不再適應,其產品凈值就很可能會出現下滑。

銀石投資基金經理張巍正是上述觀點的認同者之一,他認為基金產品凈值連續兩年出現較大差異,這個是很正常的,因為市場風格從來沒有連續兩年是保持相同的。好的基金應該堅守自己的風格和策略,尋找有價值的優秀企業,如果一隻基金長線看好某隻股票,持倉過程中自然會經歷市場風格偏好引起的凈值波動。

私募排排網的楊建波也表示,私募產品出現凈值回歸,就跟跑步一個道理,沒有人能永遠衝刺。市場風格是不停轉換的,沒有一個基金經理能適應市場所有的風格。

我們設計的調查問卷結果也與上述受訪者的觀點總體保持了一致,有45人認為市場風格配合是私募奪得冠軍或排名靠前的主要原因,佔比35.71%;其餘各選項佔比分佈在19%-25%之間。由此可見投資者對此問題的觀點分歧較大。

私募「冠軍魔咒」頻現 投資者何去何從?

興盾資產的FOF基金經理石凱鵬則認為「冠軍魔咒」的問題可以分幾個情況去看:一種是賭徒式管理,重倉干,剛好行情也配合,凈值自然亮眼,但盈利邏輯大概率是不可持續的。另一種是收緊選股條件,持股數少,但股票質量好,剛好行情也配合,就走出了好看的曲線,但此時持倉股票的估值已經釋放,行情已經走出,不論是繼續持有,還是替換投資組合都會面臨盈利潛能弱化的尷尬,產品表現繼續出眾的概率較小。

他進一步解釋道,若產品繼續表現優異,那必然吸引大量資金進入,策略的容量很快逼近上限,新進資金無法再按照之前的選票邏輯去買入,需要跟著現有資金吃「大鍋飯」,同時交易時的衝擊成本也會加大,對凈值產生干擾。

海外某對沖基金量化研究員薛浩然指出「冠軍魔咒」現象之所以出現,主要由於其投資策略不具備系統性,因而難以持續、穩定地獲取超額收益。換言之,一個系統性的策略其實是很難跑出動輒年化翻倍的收益率的。另外,私募本身對於該產品的定位也會有很大的影響,如果一隻產品單純定位於在短期內獲取超額收益,以吸引投資者關注,那麼採用的策略便很難兼顧長期收益的持續性,後期業績出現下滑便也在意料之中。

此外,宏信證券FOF負責人林紹豐也認為不少私募之所以能表現突出正是因為管理規模小,規模小的話業績也會相對好做。當然也有可能是同一基金管理人旗下的其他產品為代表產品「抬轎」,配合該產品業績表現突出。第二年業績出現滑鐵盧則可能是管理規模擴張之後,其管理能力跟不上。

界面新聞統計發現,縱觀多年來私募產品收益排行靠前者,多數系「黑馬」橫空出世,其中確實又以小型私募居多。不過,在入榜之後,其後續發展則是顯現出兩極分化態勢,有如重陽投資般壯大為百億私募並持續至今者,亦有創世翔這樣不復存在的。

一位廣州資深私募的總經理向界面記者透露,不少公司在成名后核心團隊卻因各種原因出現分裂。重新組建的團隊一是需要時間磨合,二則與以前團隊在投資理念、策略方面有偏差,導致產品業績出現下滑。例如,2011年的私募冠軍呈瑞投資、2012年的銀帆投資、以及一度規模達到百億的展博投資等均曾面臨核心團隊的大換血,收益表現也再難比及從前。

該總經理進一步表示,有些私募雖然核心團隊得以保留,但是隨著管理的快速擴張,其原有團隊的投研能力跟不上,也會導致公司後續產品的收益表現不容樂觀。

林紹豐認為,私募在一戰成名、規模迅速擴張後步入「衰退期」,背後是管理模式之殤。不少私募創始人在投資方面確有獨到之處,但論及公司治理卻未必擅長。私募小的時候還好,幾個人一門心思把收益率搞上去。

但是隨著私募的壯大,員工數增加,部門協調、利益分配等問題隨之凸顯,如果創始人本身不善治理又不願放權就會造成很多困境;但如果把過多時間用來處理公司事務,則必然會分散精力,無法專註於投資事項。

巧合的是,在調查「冠軍魔咒」現象屢現的原因時,問卷結果排在前兩位的恰好也是「市場風格轉換,不再適合該基金經理的投資風格」和「管理規模擴張后,基金經理投資方法不再適用」,合計佔比近五成,其餘各項支持人數相差不大。

私募「冠軍魔咒」頻現 投資者何去何從?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上海私募基金的研究總監在接受界面記者採訪時認為,之所以出現「冠軍魔咒」現象,最核心的問題在於以往的陽光私募冠軍或者說排名靠前者,均以主觀多頭策略為主,風格容易漂移。

舉例來說,比如辛宇是做漲停板起家的,後續隨著管理規模的擴大、收入的增加等原因,該基金經理開始轉向中長線持有,但是轉型之後自己卻並不適應新的投資方式,因而收益率大幅下滑。

該研究總監同時指出,投研體系並不完善也是造成「冠軍們」隕落的一大原因。一個真正優秀的團隊需要綜合考量各種因子,包括選股、擇時、風控等。但是這種完善的投研體系是一個系統性工程,一個小團隊通常很難做到。

海外某對沖基金量化研究員薛浩然表示「冠軍魔咒」現象之所以出現,主要由於其投資策略不具備系統性,因而難以持續、穩定地獲取超額收益。換言之,一個系統性的策略其實是很難跑出動輒年化翻倍的收益率的。

此外,今年私募黑馬雲溪基金的基金經理陽勇向記者表示,以往私募冠軍或者說業績排名靠前者不少是依靠壓注重組股,一旦壓中,收益自然是十分可觀,但是這種盈利模式顯然是不可持續的,「沒有人能每次都壓中」。「而且隨著監管的趨嚴,未來想要依靠炒重組股獲利的機會將越來越少」,陽勇補充道。

如何有效的避開「冠軍魔咒」?

面對實實在在存在的「冠軍魔咒」現象,投資者該如何選擇私募產品呢?

界面新聞在問卷調查中對投資者們的投資習慣進行了簡單了解,數據顯示多數投資者平時在投資決策過程最主要參考行業/公司基本面和擇時兩項因素,具體到購買基金產品時,分別有46和53名受訪者表示會優先考慮「公司/基金經理以往產品的業績表現」和「公司/基金經理的投資理念及背景信息」兩項因素,合計佔比78.57%。

上文中的券商銷售經理提到,自己接觸到的私募投資者一般比較關注的要素包括產品的過往業績表現、基金經理的從業背景、基金公司的規模等。她說自己平時也會留意賣出產品的後續表現情況,她發現那些購買之前考慮要素特別全面的投資者所選的產品一般大虧的可能性更小。

一位FOF基金經理馬建忠(化名)向記者介紹,機構投資者更看重產品收益的持續性,不會單純以產品某一年份是否入榜作為唯一標準,「排名靠前的公司肯定會予以關注,但同時會參考其他指標進行綜合評定,特別是那些新興的小型私募,由於過往資料相對較少,公司會更加慎重。」此外,在選擇了標的產品后,公司會定期對其後續表現進行追蹤和動態監測,隨時做好調倉準備。

馬建忠同時指出,一般的個人投資者資源有限,無法像專業的FOF機構那樣去選擇,他個人認為這些投資者首先應該明確收益與風險並存,確定自己的風險承受範圍,認識到排名靠前的產品可能背後所承擔的風險也相對較大。

他認為投資者應學會更有效地利用這些排名信息,出現大虧的應該警惕,面對業績較好的,要看看以往年度的業績表現如何,其中回撤幅度以及波動率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標。「一個好的產品一定不能僅以其在大牛市取得多高的收益率來定,相反,在大熊市能夠有效控制回撤、甚至提前撤離更能說明其投資水準。」

面對文章開頭老李遇到的情況,馬建忠表示,投資無法保證100%的勝率,辛宇在2015年逃頂不排除有一定偶然因素在其中,縱觀其投資經歷則可以發現辛宇出身漲停板敢死隊,投資風格偏激進,這意味著買入其產品面臨的風險較大。另外,不少資料顯示去年年底他大幅買入了殼資源股,與今年的白馬股屢創新高的投資風格顯然並不吻合,所以其產品凈值出現下滑的可能性很大。

馬建忠提醒投資者,一定要儘可能多搜集資料,做到對擬購買產品相關情況的全面了解,並據此作出自己的判斷。如果該產品沒有充足的公開資料以供判斷,那麼即使收益再高,也寧可「錯過」。

朝陽永續副總裁李智進一步剖析,投資者在面對私募收益排行榜時一定要分清該產品的收益來源,分清哪些是靠賭對了風口掙的錢、哪些是靠個人投資能力掙得的,然後投資者再根據自己的需求進行抉擇。

凌通盛泰的基金經理董寶珍認為,客觀上講,冠軍魔咒是全球範圍內資產管理業的普遍現象,與資本市場上股價波動的不均衡性有關,也反映出資產管理是一種長期收益為本的工作,短期收益率的高低並不能代表什麼,真正的投資能力體現在儘可能維持產品取得超越指數的回報率。

所以,與其說「冠軍魔咒」是一個問題,倒不如淡化對一年、兩年等短期收益的關注,並重視產品在更長時間周期內的排名表現情況。

面對「冠軍魔咒」頻繁出現,投資者能做和需要做的只能是「理性判斷、謹慎抉擇!」

私募「冠軍魔咒」頻現 投資者何去何從?

作者:龍力




こんな記事もよく読まれています



コメントを残す